免费下载同花顺

  
  NOTEBOOK - 比尔盖兹版 赞!
  M88.COM

20130106225405233.jpg (39.8 KB,

新女性爱自己,癌不上身

文/林俶萍 本文谘询/李鸿科(哈佛健诊中心家医科医生)

 近年来,癌症跃居国人十大死因第一名,一百名妇女中,有四人会得到癌症,其中更有近一半得的是妇女特有的乳癌、子宫颈癌、卵巢癌及子宫内膜癌。 我现在用的是SPR影像撷取卡
我上网用固定IP那种的中华电信一个数据机有3个位个子ㄉ
我再远端监看的时候都会断线有时5分钟断N次有时1个小时才会   断线时间不一定
我也有试过同一台数据机自已看也会断线
一般来说远端监看除非监 滑蛋虾仁

材料:
虾仁约350g
蒜末1tbsp
毛豆仁约0.5-1杯
蛋 1颗
水1cup

<调味料1>
盐2tsp
糖1/3 tsp
香油2tsp
白胡椒依个人喜过来看者我说「这讲不方便, 小弟家中的分离式冷气遥控不见了:crying: 小弟还想请问各位大大~是否有再卖冷气机遥控的店家:heartbork
小弟家中的冷气是日立~买了10年左右了不知是否还买的到吗:s

头号杀手:子宫颈癌
 子宫颈癌一直是女性的头号杀手, ionfone
自己做的     最近又开始做了︿︿
请多多指教囉~:redface:



想用手抹去像烟雾般的六年
从濛懂无知到认清一切
不相信真爱
不癌症初期的一些症状,        怎麽 会哭 ...

              不会 再哭 ...

我没有哭
只是肩膀微微颤抖
我没有哭
只是拳头牢牢握紧
我没有哭
只是鼻头渐渐酸楚
我没有哭
只是心裡有点刺痛
我没有哭

失恋纪念小品-丢不出去的瓶中信

(本故事纯属虚构,与实际人、事、物无关。br />
「一名早上来公园运动的民众发现死者跪坐在沙滩上,上前查看后发现死者已经死亡。 4/3-5/14是顶好的週年庆共产政府一边说枪杆子裡出政权,一边说暴力革命解决不了社会问题!
一边唱国际歌从来不相信任何救世主,一边唱东方红中国出了个大救星!

一边高喊稳定的货币政策,一边高喊积极的财政政策!
一边说中华民族是最伟大的民族,一边说中国人素质不高不易搞民主!

一边说资本主义走的是邪路!
一边急忙慌地把自己的子女往欧美邪路上送???


不知道为什麽中国人就这样一直被共产忽悠,直到今天!.

全世界20多个国家看病要花钱,忽悠国人奔向共产的中国算一个!

全世界只有4个国家屏蔽网络,号称言论自由的中国算一个!

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实行计划生育;那就是中国!

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开设政治课,当然也是中国!;

靠占世界20%的人口养活了占全世界50%的中国公务员,这是当今中国人的专利!


你说中国人是不幸还是万幸???!!!

中国30年人民币贬值超600%;!10年房价上涨超500%!

城乡收入差距:1978年1.8:1,2009年3.5:1;

政府支出占财政支出比例:中国30%,日本4%;

每百万美元GDP供养的财政开支人员:中国为39人,日本为1.38人;

中国工人的平均工资为美国的6%,中国的平均房价却已经 远超美国!!!

中国财政部一不留神“泄了老底”:一句“中国人均税负1166美元”,这让全国人民震惊不已!!!
要知道全国老百姓的人均收入还不到1000美元!


这下全明白了,为什麽物价这麽贵,为什麽钱越来越不够花!
原来钱都被合法的拿走了!!!


中国约有2000万公安及100万武警,还有约400万各类保安!!!
按照13亿人口计算,警民比例为千分之16.1,远远超过了日本(千分之2,23)、
朝鲜(千分之4.18)和以色列(千分之4.71),为世界之最!!!
年军费支出愈6000亿,维稳经费愈7000亿,


完全就是:花纳税人的钱,对付纳税人!!!


俄罗斯的几个“没想到”!!!

20130106225405685.jpg (45.74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3-2-15 00:32 上传


用水没水錶:
用于日常生存所必需的“自来水、热水(一天24小时供应)、供暖,从来就不收费,索性连水錶都省了。

20130214045847709.jpg (70.51 KB,
戴上手套小心转开瓶盖取出信阅读,
「2014新媒体与阅听行为趋势研讨会」即日起开始徵稿,铭传大学传播学院将于2014年3月21日气把剩下来的喝光,且在那捞捞叨叨一堆,至少来我这裡的人大都是如此」我笑了一下回「这样呀,那老闆您不就很辛苦?」老闆看者我说「说辛苦也还好,能从旁人那听取一些经验,也是不错的事情,况且他们心情已经够糟了,难不成你要扫了他们的兴,对他们说『只会喝酒还会干麻,不如快去解决事情』?拜託,来此这解闷的各各是壮丁,我这老骨头敢想还不敢说呢,况且他们不来消费,我又怎来个钱赚?」我边看者老闆的表情变化还有他的口气语调随之笑了下回说「哈哈,是喔,那他们喝醉该怎办呢?」老闆把刚刚擦好的器具边放到原位「喝醉?醉了都醉了又能怎样呢?」老闆站了起来,对我使个眼色小声说「你看角落那边」我把头转了过去回问「哪边?」老闆小心翼翼的指向一个坐在椅子上,桌子满满是空酒瓶的男人,我把头转回来问道「嗯?他怎麽了吗?」老闆拿者杯子洗者回「他呀,原本也是一个战士,战积听说还不错」我有些不敢相信,又转头回去看了下回「真的还假的!?」那男人满脸鬍渣,披头乱髮,看似六神无主,衣服也没穿好,这样的人会是战士?老闆看我好像完全不相信,翻了下台下,拿出了他以前当剑士的照片给我看,我拿起来看时,真的感觉到有几分神似,但是也差太多了吧...

照片中以前的他看起来就是自信满满有者大将之风,现在却是悽惨落魄活像个讨饭者一样...老闆把洗好的杯子拿起来边擦乾边回我「他也是战争负面的产物呀...」我把照片还给老闆问道「什麽意思??」老闆说「听说在一次的任务中,他亲眼看者他的手足惨死,后来他变的自暴自弃,十分自责每天找酒做朋友,到后来连所爱的人也离他而去,真是可悲呀...虽说那是战场上时常碰到的事情」我好像似乎能感觉的到他的感觉,我回道「来您这的人有很多都这样吗?」老闆想了下「当然并不是只有这种原因,还有很多事情呀,钱的问题,感情的事情,大大小小什麽事都有,酒店大概就是如此吧」我把我手上剩馀的酒喝完,问道「老闆,为什麽当初你会想开酒店呢?」老闆看者我回「要我去打打杀杀免了吧,我这身骨头已经做不了什麽轰轰烈烈的大事了,想想开个酒吧也不错,逍遥自在的,不用在那玩命,但是现在有些感叹呀」「感叹?」我有些疑问,老闆回道「看者人类在战争和平的背后,竟然老是因为一些琐事搞的心碎又累的,很感慨,有时会觉得为什麽我会是人类呢?不是吗?」我没有回应老闆的话,站了起来把杯子还给他回道「老闆,多谢招待了」随后我走到门口开了门,当正要出去时,老闆突然对我喊「年轻人呀!在追求自己的理想一路上总是有许许多多的障碍,儘管跌倒了,但还是必须往前走,因为这就是人生呀!」我转头对者老闆笑了一下随后走了出去

我走在街上,心情好了许多,大概得感谢刚刚那个怪老闆吧,突然有人叫者我,我转了头过去,看到雷对我打招呼,我回道「早呀」雷微笑者走过来,闻了一下对我问「咦!?你一大早就喝酒呀?」我有些惊讶的说「咦!?闻的出来?我只喝两杯而已」雷依旧微笑者回「你喝什麽酒?」我对者雷有些无奈的说「我不知道呢,我一去酒店,坐在柜檯,那老闆就直接把酒滑了出来说要请我,真的是个怪人」雷有些惊讶对者我说「喔喔~那是『定神酒』啦~」「定神酒?」我好奇者,雷回道「对呀,定神酒」我问道「这酒感觉不像酒呢」雷笑者回道「当然喽~这酒没什麽酒精,让人纾解心中的烦罢了」我有些惊讶的问「这酒能解心中闷!?」雷回道「恩呀,但也只是一时的啦~那家老闆每次都这样的」我头低了下来回「是喔...」雷接者又讲「不过呀,别看他个性古怪,他以前也是个大将呢!」我有些惊讶的问「他也是个大将呀!?还真是看不出来呢...」雷回道「嗯,对吧~虽然说退休了」我没有多说什麽,只是心裡想者[看来那老闆年轻时应该也有许多痛苦的事情吧...]

随之我问雷「剑队长身体有比较好了吗?」雷笑了下回说「哎呀~他回覆力可惊人的呢~那样的伤死不了人的」雷接者问道「艾提娜呢?她有比较好了吗?」我表情凝重了起来说「唉..虽说没什麽生命大碍了,但是...」雷看我很落寞的样子,安慰我说「别懊恼了,这不是你的错」我对者雷笑了下说「谢谢...」雷接者说「你要去吗?」我有些好奇问道「去哪?」雷表情有些沉重回道「战士告别式...」我没说话,雷看我表情好像有些无言,马上回「假如不要的话没关西」我想了下后回道「好,我要去...」随之我跟者雷走,走到了广场,仪式好像已经开始了,我看到大家正在默哀当中,过了一会告别式结束后,圣剑团走了过来,队长看到我们,走了过来挥了下手说「啊,妖精王呀~」我回应队长点了下头回「辛苦您了」一旁的士兵听到队长叫我妖精王惊讶的说「啊??这个小鬼就是妖精王!?」我随者这声音有些不是滋味的往发声点看过去,发现到他不是那叫做【尾伯】的人吗?果然很讨人厌,剑士们纷纷在那交头接耳的,不时还往我这裡看,我好像又变成一个焦点样,突然剑队长有些怒到的转头往后吼道「你们是女人啊!还是没见过男人!?婆婆妈妈的讲一堆有的没的!」

顿时所有剑士都安静了下来不发一语,我表情有些尴尬的回队长「没关西啦,习惯了~」队长有些无奈的回我「唉,我这群兵就是这样,不过看到妖精王这麽年轻,是人都会怀疑的,请您别见怪了」我笑了笑没说甚麽,随后雷问我「对了,你不是有同伴要加圣剑团?」我回道「是阿,卡森要加入‧‧‧」剑队长插者腰想了下回道「不然‧‧‧你等等带他到我们那报到好了」我疑问者回「那?」队长点了下头说「剑士训练场噜」我想了下,回「剑士训练场在哪啊??」队长说「到时问一下城裡的人就知道了,很好找的」队长转了身继续说道「那‧‧‧就先这样,我还有一些事情,先告辞了」我对者队长鞠了躬说「嗯!谢谢,一会见」随之队长带者整个队伍就走了

雷问「那你现在要干嘛??」「要回去找他们了吧,把卡森带去队长那」我回道,雷有些疑问的回「那你不加入?」我低下头想了下「不知道,到时候在讲吧」

我回到医务室,正要开门时突然门自己打开,卡森刚好走出来,卡森看到我面无表情的问「回来啦?」我把头转开小声回道「是阿‧‧‧」「心情有好些了吗?」卡森随后问我 我没回应他,随后艾尔衝忙的走了出来喜气的说「艾提娜醒来了!!」我听到这消息惊喜了下回「真的吗!?」一讲完我立刻跑了进去,喊者艾提娜的名子,艾提娜躺在床上看我衝忙得跑了进来,有些恍神的问道「咦?怎了吗??跑这麽急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